坟墓内郑殿荣的尸骨和衣物已消失不见

2018-07-31 10:31

  郑家一共有五兄弟、三姐妹,郑殿荣排家里老八,人们都喊她小荣子。

  近些年,郑殿臣因患脑血栓、糖尿病腿脚不好,没法下炕走动,他让儿子在手机上给他找到刘忠林无罪的新闻视频,从头看到尾。

  郑殿荣是1989年8月8日晚上失踪的,那年她19岁。当她再次被发现时,尸骨已经在土里埋了一年多,高度腐烂。

  郑殿臣称,当年小妹失踪时,家人就向东辽县警方报过案。他称,女儿郑春梅曾反映看到有绑匪将郑殿荣劫走,但报案并未得到公安机关重视,“也没来调查,(警方)就说小妹打(等)二年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我三兄弟回来和我说,公安局来了三个人,挖了小妹的坟。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公安的,还是冒充公安的人。”郑殿臣回忆。

  郑殿臣告诉澎湃新闻,郑殿荣下葬当年,有自称公安机关的人挖开郑殿荣的坟墓要求“二次验尸”,不让郑家人围观。2012年该案再审过程中,吉林省高院委托警方对郑殿荣的尸骨和头骨做DNA鉴定时,坟墓内郑殿荣的尸骨和衣物已消失不见。

  遗体被发现后,1990年11月25日,东辽县公安局法医刘惜春作出尸检鉴定书,认定郑殿荣死因为重度颅脑损伤,有呼吸及吞咽动作被掩埋合并致窒息死亡,“咽部、气管、食管内有泥土”,结论为他杀。同时,警方的尸检报告认定遗体中有胎儿骨髂,孕龄为20至21周。

  郑殿荣失踪一年后,遗体被发现

  28年过去,郑殿臣依然清楚记得小妹尸体被发现时的情形,“就在河道边儿的地里,先挖出的脚,脸朝下趴着。烂得只剩骨头,死得太惨了。”

  “感谢这么长时间一直信任我不是杀人凶手。”郑殿臣正盘腿坐在炕上,刘忠林没多说,上前握了握郑殿臣的手。

  郑殿臣也曾有过怀疑对象。当年,郑殿荣遗体在村民老揣家的地里挖出,郑殿荣就跑去问老揣,是否发现小妹埋在其地里,老揣均称不知情。多年前,老揣已去世。

  刘忠林无罪替他高兴,要求查明真凶

  1990年,警方完成对郑殿荣的尸检后,郑殿臣和三弟将郑殿荣的遗体残骸下葬。

  案卷中,一份东辽县公安局《破案报告》显示,审讯人员讲政策,宣传法律,采取迂回包抄的策略,最后迫使刘忠林开始供认与郑殿荣处对象,以及发生两性关系并致死者怀孕的经过。警方继续审讯,刘最终“痛哭流涕,交代了作案经过和杀人因素”。

  郑殿臣称,就在小妹下葬后第三天,有几名自称公安局的人找到其三弟,称要二次尸检,并要求挖坟和回埋都由他们操作,不让三弟围观。三弟将几名人员带至坟地后就离开了。当时,郑家人并未核验这几名人员的真实身份。

  4月21日,刘忠林带着无罪判决书返回老家东辽县会民村,特意去了趟郑家。多年来,郑家始终不认为刘忠林是凶手,郑殿臣觉得他“太老实,没那个心思”。

  1990年郑殿荣的遗体在老揣家地里被挖出,当年的现场如今野草覆盖。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

  郑殿臣所述的情况在警方询问笔录中也有所体现。

  随后,郑殿臣将“二次尸检”一事此事反映给法院,而亲历此事的三弟早已去世多年。

  尸骨离奇消失,头骨胎骨被销毁

  看完,郑殿臣叹了口气,“觉得心里头不是滋味,我小妹白死了。现在小胖子的事儿解决了,那我的事儿呢,究竟谁是凶手,118开场现场118kjcom?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。”

  郑殿臣说,他曾多次私下问女儿,看到绑走郑殿荣的人是不是“小胖子”刘忠林,“她始终说不是。”

  县公安局后来向辽源中院汇报:经核实,警方没有二次尸检,当年提取的头骨和胎骨在案件诉讼完毕后保存十年,后被销毁。

  郑殿臣先是为刘忠林感到高兴,“平反了挺好,不能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  4月20日,吉林省高院再审宣判刘忠林无罪。第二天,刘忠林返回家乡会民村,特意带着无罪判决书来到老郑家。

  郑母周佩兰的询问笔录显示,1989年8月8日晚8点左右,因家里被子都洗了,她让郑殿荣姑侄去郑殿臣家取被子。取完被,郑春梅进门送被,郑殿荣在外等,等郑春梅出来,却看到郑殿荣被两个蒙面人拿刀逼着堵上嘴,用自行车带走了。郑春梅不敢追,回家比划给周佩兰。遗体被发现前,郑殿臣在1990年5月还向派出所反映过上述情况。

  对此,郑殿臣说,郑家人从未听说二人谈过恋爱,“俺们哥几个都没看出来他和我小妹处对象啊。我四十多年都在这住着,我妈也在这个院,他要是来我家,我小妹怀孕五个月,我能不知道吗?我就没信。”

  与此同时,作为被害者二哥,郑殿臣更加迫切地希望能找到真凶。“我心里不是滋味,刘忠林的事儿解决了,那我们的事儿呢?究竟谁是凶手?得给一个说法。”

  多年后,因刘忠林及其家属的持续申诉,吉林省高院于2012年决定对该案再审。2012年7月,吉林省高院委托辽源中院协调警方进行DNA鉴定,要求找到郑殿荣的尸骨和头骨,与郑殿臣进行亲属关系鉴定。如能找到胎骨,再进一步与郑殿荣尸骨、刘忠林血样作比对,可以确定该胎儿与二人是否具有亲子关系。

  随后,同村青年刘忠林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带走。那年,刘忠林22岁。

  4月21日,刘忠林带着无罪判决来到被害者家。

  东辽县公安局后来汇报称,经核实,警方并无二次尸检,当年提取的头骨和胎骨在案件诉讼完毕后保存十年,已被销毁。

  2012年8月,该案原办案单位东辽县公安局的民警来到会民村四组南山,挖开郑殿荣坟墓,只见到原来包残骸的塑料布和木板,尸骨和衣物已离奇消失。

  时至今日,二哥郑殿臣依然清楚记得小妹遗体被发现时的情形,“村里修河坝,挖到旁边的地里,先挖出的脚,正脸朝下,肚子往下挺着,烂得只剩骨头了。裤子脱到波棱盖儿(东北方言:膝盖)那块,上衣也脱了一半。”

  刘忠林感谢郑家信任他不是凶手。

  郑家把刘忠林叫“小胖子”,两家早在案发前就多有来往,他们始终不相信刘忠林是凶手,“他太老实,没那个心思。”

  “我们挺替他高兴,”郑殿臣说,“平反了我觉得挺好,不能冤枉一个好人,虽然说挺晚了,都二十多年了。我们知道不是小胖子。”

  “公安把我小妹头骨带走化验,说怀孕五个月,胎儿尸骨你不给我保留给我弄哪儿去了?”郑殿臣喘着粗气,盘腿坐在炕上问。